明朝中期嘉靖年间的内阁首辅张璁已经成为朝廷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了,他还是不知足嫉妒别人受到皇帝重视,有一天一个少詹事夏言在朝廷上谈论朝政时被皇帝朱厚熜多看了几眼,这就引起内阁首辅张璁的妒忌,于是联合他的手下朋党一起制造了一起陷害夏言的阴谋,结果阴沟里翻船,把自己给害了。

嘉靖帝朱厚熜十四岁就从湖北安陆州的兴王府来到北京当了明朝第十一位皇帝,他只身一人在朝廷上因为父母名分和继承皇位名义等问题跟掌权的朝廷大臣争斗,最后成为一个手握朝廷大权、霸道独行的帝王,这经历让嘉靖帝朱厚熜逐渐成熟了起来,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皇帝,在“大礼议”中支持朱厚熜观点的张璁也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官慢慢变成内阁首辅了,在嘉靖十年,朱厚熜在朝廷上是仅次于皇帝的一个大人物。在明世宗朱厚熜和张璁成长的同时,一个叫夏言的人也在不断进步,这个夏言其实官职很小,负责跑腿送信的,但是他长得好看一表人才之,还擅长说当时的“普通话”官话,交流起来非常方便,由于这些优点,后来就被分到皇帝身边负责给皇帝跑腿送信。时间一长,皇帝朱厚熜因为经常与夏言接触,觉得这个小伙子挺不错的,给他升职成少詹事了,这样内阁首辅张璁与夏言就同朝为官了。

夏言是个非常正直的人,口齿伶俐,每次在朝廷上发言时,因为他擅长说“普通话”,大家听着舒服,皇帝也听着顺耳,比较喜欢听他讲话,有时就会有事没事多看几眼这个帅小伙子,也许内心里有了想重用他的想法。在朝廷上张扬跋扈习惯了的张璁看到皇帝对别人感兴趣心理就不舒服,按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呀,怎么这位内阁首辅这么小肚鸡肠呢,你都首辅了,难道别人还能跑到你上面去成了皇帝不成。嫉妒心使得张璁睡不好吃不香,他要找机会收拾了这个他讨厌的人。终于有一天,夏言的部下,行人司司正薛侃为了朝廷社稷写了一份奏折,拿去跟他的好朋友太常寺卿彭泽去商量一下能否上奏,彭泽看后夸他写的非常好,支持他上奏皇帝,并要求他留一份底稿学习研究一下,薛侃走后,彭泽马上带着这份奏折去了他老领导张璁那里,跟张璁商量奏折情况,他们认为这是个好机会,一定能打倒敌人夏言。原来这份奏折的大概意思是让皇帝按照祖宗惯例,在祭祀活动时从宗亲中选一位储君,以防万一,这内容看上去确实是为了朝廷社稷呀,没问题,但是要知道此时的嘉靖帝已经登基十来年了,都已经二十四五的人了,还是没有孩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嘉靖帝非常忌讳这事情,谁在皇帝面前都不敢说这事,谁说了可能就要脑袋搬家了。行人司的薛侃就是个跑腿送信的,根本就不懂,而他的“好朋友”太常寺卿彭泽是非常了解的,因为他就是负责礼仪的官员,对此十分熟悉。按理说彭泽与薛侃是好朋友,不能害了朋友呀,但是在朋友和利益面前,彭泽选择了利益,他为了巴结内阁首辅张璁,就把朋友薛侃出卖了。

张璁看到这份奏折底稿后,对打倒夏言信心十足,就让彭泽回去敦促薛侃快点上奏,同时他跑到嘉靖帝朱厚熜面前偷偷告诉嘉靖帝说夏言指使他的部下要把这份奏折奏上,他巧得消息后,赶快来报信的,果然皇帝大怒,要严办蔑视他皇威的人,张璁为了确凿证据,让嘉靖帝先压住怒火,等奏折到了之后再收拾他们,让他们心服口服。果然几天之后,这份奏折就到了嘉靖帝朱厚熜手中,皇帝马上派人抓了夏言和薛侃并押送到司法部门处理,夏言他们被关到大牢以后,张璁得意洋洋,认为这下终于消除了这个心头大患,心情愉悦多了,没想到的是经过相关部门的审理之后发现这里面有问题,就直接上报了皇上,皇上亲自了解了这其中原由之后,觉得张璁太可恶了,竟然敢把皇帝当枪使,用来对付自己的仇人,更何况这件事情夏言是根本不知道的,再说薛侃这份奏折也是在犹豫中时被张璁等人欺骗性鼓励上报的,查明原由后就无罪释放了夏言,并且在不久就提拔了夏言为礼部尚书。

嘉靖帝朱厚熜是什么人呀,他曾经都收拾了四朝老臣杨廷和,更何况一个张璁呢,岂能容你这般使坏欺君,嘉靖帝招来首辅张璁,好是一顿大批评,这个张璁可能被皇帝说的实在没脸再呆下去了,就主动提出辞职回家,嘉靖帝随即就批准了,从此这位在朝廷上叱咤风云的人物就回家养老去了,四年后张璁在老家去世了。

首页滚动